平日特產屁孩Misaki_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大好!

考完試的中二病屁孩

太多文最虐的點不在正文,而在TBC。

碎念:
總想著,何必為那麼點事犧牲嗜好,熬他個十年呢?說不準今晚過後,我便死了。
但若沒死,豈不留了孽,缺了某些東西?
若真死了,怕也是留了怨氣,久久不去。
人就是這麼麻煩。今日不死愁明日,今日若死怨早夭。

碎念:
之前看到恩桑大大說過「虐,是建立在完備世界觀上的虐。當原本的世界觀受到內外力作用,或重構或崩塌或背負不得已的正確前行,這才叫虐。」,我便琢磨了許久,所謂「世界觀完整」到底是什麼?某些虐文政府領土語言人文都一應俱全,但看著似乎不符合。到某天班導又開始了他的人生小講堂,說道「真正的愛不是凝視著彼此,是望向同一個遠方」(搭配神秘手部動作),突然就想明白了,大概還指的是你不能只把一個人當成自己的世界。套一句我之前整理閱讀心得單看到的話:「若只因一個人死了,生命就失去了意義,那我們也唯有為了他的人生狹隘至此而嘆息了吧。」(國一寫煦光夢迴的心得) 文字狂妄得很,但倒與我如今想法相符。

說起來,之前整理隨身碟看到個坑,開頭我一看便想摀眼,摀著摀著突然發現竟可與我最近想到的結局和番外呼應。這點年少不更事,未必就一定不好。

碎念:(2017/09/04)
1.我原以為我對數理的愛是足了的,應是沒有任何事物可阻攔,即便是一本看到一半的小說擺在跟前,我當是能把題目算完再看。但我是錯看了我自己,中文裡我最沒興趣的散文我也捨不得放。我是整個人都陷了去。無論旁人做甚言甚,我自己又有何欲為,那與我無干,軀殼跟我的聯繫只有名字。來路早塌了的,我唯一的選擇就是一條路走到黑,末了方可脫身。

2.突然覺得奇怪,為何某個人在一專業裡做得好是理所當然,沒顧好自己專業卻去其他專業做得稍好,就會變成宿舍裡該屆的傳奇?本分不顧倒得了讚揚。難怪這世間多得是為名刻意特立獨行之人。

3.所謂「鐵定」平時用得順手,仔細一念後就覺得,也不是那麼絕對。鐵是加熱就能熔了的,看著堅毅,說來也挺不住那麼些折磨。

「唐乙己,你一定又抄了人家的書了!」
「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……」
「什麼清白?我前天親眼見你抄了大風的書。」唐乙己便漲紅了臉,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,爭辯道,「寫作不能算偷……抄書!……出書的事,能算抄麼?」

梗來自魯迅先生的《孔乙己》。老哥聊天時提到,正搭。
老媽整天看這爛片,快煩死了。

碎念:
1.國二上理化課時,講到原子價與根價,那陣子我剛看完岸田瑠璃子《沒有出口的房間》。然後阿叔講到「硫離子其實不存在」,後面他講的我差不多忘了。琉璃易碎,完整的三個字硫離子不存在,有陣子我把瑠璃子當作噗名,覺得哪天寫作定要用上這個名字。

2.是不是好端端的一個人,被冠上個妖、魔,便是人可誅之,殺了是天經地義,沒事是天理不容?
倚天屠龍記是如此,貞德是如此,紅色殺人耳語也是如此。

3.最近的碎念都沒有標上日期了。第一次其實就不該標,這種東西一次想到的只有一部分,畢竟是「碎」念,零碎的靈感與感觸所構成 ,標註某次整理並打完的時間到底是沒有意義的 。原本我挺不能理解為何芙蓉太太的本子取作《碎末記》,現在了了。

4.覺得會在大家及當事人面前說「她是我死對頭」的其實感情才是真好。(除了屁孩&人脈差太大的霸凌)

昨天洗碗洗到一半忍不住開始檢討若有下次代購,要如何才能節省時間成本。突然靈光一閃,覺得開個google共享表單不是不錯嗎?叫買家自己按攤位號插入數量/品名/金額/帳號,然後金額/數量/頁數達到一定門檻就自動收單,如果有重覆的買家也有心理準備可能買不到。這樣我前一天弄表單累得要死的情況也能避免,還能節省每到一排就得把所有買家的清單重翻一遍的時間。
不過我現在一想代購和任何同人場就覺得壓力又來了,心裡恐懼得很,心理陰影大概是D1進場最長的長度*D1買票最長的長度+整個會場總面積吧。半年內大概不會再去任何一場同人場了,現在的坑夠冷又夠老,冷得沒啥新品,老得就算冷也囤了不少糧食。

碎念

1.偶像劇比多數八點檔,民視鄉土劇那些都還要不切實際。鄉土劇只是把應該發生在很多人身上的事情集合在一塊,再把時間軸拉短。

2.你不喜歡我長這樣,那應該改變的是你的看法,而不是我該去整容迎合你。

3.終於按了個不認識的妹子發的好友邀請確認。昨天看到了她的作品短篇,我就開始忍不住想:到底如何寫作才能不讓人覺得中二病或裝文藝?琢磨了大半天,覺得大概是長得不特別漂亮,也沒有什麼異於常人的超能力;沒有驚天動地的背景,也沒有轟轟烈烈的死法;沒有罕見字堆砌成的名字,卻能讓讀者為其死感到悲傷,大概是最偉大的作者了吧。

4.應是老爸的洗腦成功了,我現在看到白牆藍頂的房子都會害怕一陣。他之前跟我講「你們不覺得中正紀念堂那個配色根本是陰廟嗎?」……一想還真是。人出殯那個寫著「奠」的花圈,可不是白底藍邊框麼。

对粉丝亚文化的感想

纳兰妙殊:

每次一些粉丝们搞出什么集体活动,都是大型羞耻现场,其甚者宛如邪教教徒集体发作。然而身在其中的人就像被透明穹顶罩住一样,懵然不知,反而引以为荣。凡是对她们喜欢的偶像的电影电视剧提出批评意见的人,都是黑子。为什么不肯相信、承认这个电影电视剧确实糟烂?因为“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,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,就是仇恨。



当我们在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,我们就得到了一种新自由--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、去恫吓、去撒谎、去凌虐、去背叛的自由。这毫无疑问是群众运动的部分吸引力所寄。在群众运动中我们获得了干下流勾当的权力。



而且粉丝们都有“我不听我不信”大法。有时会奇怪:她们真的不明白自己正在丑态百出吗?



 但凡“忠实信徒”都具有“闭眼掩耳”的能力,对“不值得看或听”的事不屑一顾,而他们所以能够无比坚定不移,力量亦是源于此。


一种教义的有效性不由它的奥妙性、崇高性或正确性决定,而是取决于它把个人隔绝于其自我及世界的彻底程度。





就像所有大型群众活动一样,这种狂热浪潮里很糟的一点是抹杀自我。


我私人认为健康的态度是这样的:


——是的,我喜欢你这位演员,但如果你演了烂片烂剧,我一定会尊重我自己的审美和智识,给出公允的评分。如果你做了蠢事,我也不会强行找理由护短。


——再著名的导演、演员的作品,都需要接受市场和观众的检验和审判。不去干扰这种检验,尊重承认这种检验的结果,也是对你的职业的尊重。




好的爱是让人变成更好的自己,这道理谁都知道。如果一种“爱”让人变成浑身戾气、把全世界当做假想敌怼天怼地、在微博等公共言论场所满口脏话的人,这是爱吗?是毒药吧。


很有趣的是,好多粉丝把自己比喻成爱豆的“亲妈”。但如果真的出现这样一种母亲——儿子考试成绩不好就骂老师骂学校骂监考老师,总之一切都有错只有我的宝贝儿子没有错,听到有别的班老师批评自己儿子就要过去骂人,在公共场合以外人听来肉麻的昵称乳名称呼儿子,口口声声“我们家宝贝多么好多么好”,在家里则全家人不许有一句话提到儿子的缺点,谁提谁就要被痛骂一顿、赶出家门——谁都会觉得这当妈的又蠢又low又疯、溺爱到失去理智,她们也会把这种亲妈嘲到死。


但这并不妨碍她们自己在做着这种可怕的“亲妈”,并认为要当亲妈就得这么当,是“行规”。


是非不明的“爱”,是对被爱者和爱人者的双重侮辱。




其实这些十几二十岁年轻人对这种“群体”和“群众运动”的依附与狂热,相比位于鄙视链底端的老年人广场舞群体,并无本质上的差别。



一个新兴群众运动赖以吸引和维系追随者的,不是主义与承诺,而是能不能提供人们一个避难所,让他们可以逃离焦虑、空虚和无意义的生活。


所有形式的献身、虔诚、效忠和自我抹杀,本质上都是对一种事物牢牢攀附——攀附着一件可以带给我们渺小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东西





这些粉丝群体里还是有“理智粉”,我也遇到过,但这些人唯有沉默与苦笑。



 一个群体的性格和命运,往往由其最低劣的成员决定。





以上引用均来自埃里克·霍弗的《狂热分子》。哦,还有这句——



一个人愈没有值得自夸之处,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、宗教、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







美国队长的精神核心是——自由。谁反自由他就反对谁。


有自由才有尊严。我想,如果一种爱里没有自由和尊严,那这种爱就不值得一爱。


如果一种群体里没有自由言论和自由意志,那么也不应该有我。


不该有任何一个希望葆有尊严的人。

拉普拉斯定理:

以螺蛳粉为例,说说我眼中抄袭、撞梗、引用和借鉴的区别:
1.抄袭和撞梗
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——这是套路;
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——这是撞梗;
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,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,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,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。
C把榴莲换成香蕉,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——这是抄袭。
2.抄袭、引用和借鉴
A写: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,爱憎纠缠、混沌复杂,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——他是柳州人。但校门口的螺蛳粉闻起来像我弟的脚底板,吃起来感觉像我弟去池塘摸完鱼回来一脚踩在熟睡的我脸上。
B写:“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”,对我而言,热干面也是如此。——这是引用。
B写:这东西闻起来像熊孩子在泥塘摸爬滚打一天后的脚。——这是借鉴。
C写:古龙水闻起来有股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,爱憎纠缠、复杂混沌,恰似我前男友的西服袖口。——这是抄袭。
够清楚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