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日特產屁孩Misaki_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大好!

考完試的中二病屁孩

碎念:(2017/09/04)
1.我原以為我對數理的愛是足了的,應是沒有任何事物可阻攔,即便是一本看到一半的小說擺在跟前,我當是能把題目算完再看。但我是錯看了我自己,中文裡我最沒興趣的散文我也捨不得放。我是整個人都陷了去。無論旁人做甚言甚,我自己又有何欲為,那與我無干,軀殼跟我的聯繫只有名字。來路早塌了的,我唯一的選擇就是一條路走到黑,末了方可脫身。

2.突然覺得奇怪,為何某個人在一專業裡做得好是理所當然,沒顧好自己專業卻去其他專業做得稍好,就會變成宿舍裡該屆的傳奇?本分不顧倒得了讚揚。難怪這世間多得是為名刻意特立獨行之人。

3.所謂「鐵定」平時用得順手,仔細一念後就覺得,也不是那麼絕對。鐵是加熱就能熔了的,看著堅毅,說來也挺不住那麼些折磨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