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日特產屁孩Misaki_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大好!

考完試的中二病屁孩

我既做不成荊棘鳥,也像不了。我僅只是芸芸眾生中最不起眼的其中之一──所以我自己在國三忍不住逃避讀書寫原創小說時再沒幫角色取過名。越讀書,越覺自己之渺小。誰會在意你一個平凡人的名字?誰又那麼閒去記你的名字?轟轟烈烈離生活太遠了,斷引不起共鳴。名字好聽身分不凡能力卓越的角色,大概是以自己為中心的時期才會喜歡,至少我自己是這樣。這時期真長不了,輕鬆一個現實就沒了。既用不著,我也懶得取。

评论